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区块链 >> 内容

EOS超级节点竞选:90后“手握重权”,圈子都是“乌合之众”

时间:2018/5/30 11:31:08 点击:187

“拿着EOS,让我们的人生首次体验一下手握重权的感觉。”EOS超级节点的竞选者站在不同的舞台上重复着这句话。最火的时候,EOS在各方的宣扬之下一天大涨30%,越来越多的人入场。

2018年3月9日,老猫发布《风雨飘摇之际,我选择做个超级节点》,这是网上能搜到的最早出现EOS“超级节点”这个称呼的地方。

“超级节点”就像猛然打出的一束光,随后的一个月里,人们放佛一下子反应过来,暴走恭亲王、蚂蚁矿池、Bitfinex、火币矿池等币圈大佬和大户纷纷投入这场以“超级节点”为名的竞选。

这场狂欢甚至还突破了圈层,引来了“大众创业”时代里徘徊在中关村创业大街上的创业者、早期炒币发了财的币圈投资人、90后互联网极客、甚至以炒房炒股得名的“温州帮”。

大部分人在“超级节点”的光环下狂欢,鲜少有人提起,在被老猫称为“超级节点”之前,EOS自发布白皮书时起,说的是全球选出21个“Block Producer”(区块生产者)。

竞选的人心知肚明,“没有什么‘超级节点’,它就是挖矿的,你可以理解为矿池”,而“超级节点”完完全全是营销的词。

有数据统计显示,目前,全球申请竞选成为EOS21个“Block Producer”的个人和团队已经超过90个,其中超过三分之一来自中国。

大选来临前夕,EOS 超级节点竞选正在成为一场币圈狂欢的秀。但越来越多的人入场后,却发现币价下跌来的比预期更早、更凶猛——他们成了这场超级秀的买单者。

这是一场事先张扬的猎杀。

“还有谁没进来?”

李琛(化名)从一个背景意象类似宇宙级高科技大战的炫酷舞台上走下来,浑身散发着年轻张扬的气息。

他刚刚向坐在舞台下的人们流畅地展示了关于参选EOS超级节点竞选的PPT,这个PPT,他在全国不同的城市、不同的人群演讲不下十遍。他希望坐在台下的EOS持有者们,听完他的演讲能投他一票。

这已经是EOS超级节点竞选的尾声了。

去年7月初,EOS白皮书发布,宣布2018年6月EOS主网上线开始,要在全球选出21个“Block Producer”。

彼时在中国,人们认为EOS因为创始人BM(Daniel Larimer)的资历可以称之为明星项目,但是关于竞选成为“Block Producer”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

作为资深老矿工,李琛是在白皮书被翻译成中文之前,就决定要成为这21个“Block Producer”之一。彼时,这跟他在其他项目做节点没什么区别。在他眼里,节点就是“Block Producer”,挖矿。

事情的变化发生的特别快。今年3月,李琛悠闲的坐在远离北上广的家中,新闻刷屏,竞选EOS全球21个“Block Producer”突然变成了XXX竞选EOS“超级节点”。

“那一瞬间觉得,这个翻译太天才了,技术无法达到这个意思,我预感到了它会被推到大众面前。”李琛后来回忆。

随后的发展完全超出了李琛的预料,蚂蚁矿池、暴走恭亲王、宝二爷、温州帮……还有很多此前并不知名的个人和组织,“全部跳出来了”。

“怎么说呢,这说意外但也不意外,因为看完EOS白皮书我就知道了,BM这个选举产生节点的设计本身就很天才,这个让EOS持有者去投票的机制,能调动很多EOS持有者参与进来,所以突然被刷屏,也算意料之中。”李琛说。

但是,当火币矿池也宣布加入的时候,李琛感到事情更加不一样了,“你看到了吗?所有人都进来了,还有谁没进来?”

制度的漏洞?

4月18日前后,深链财经在EOS超级节点竞选者名单中发现,一群在温州做实体经济、曾投身过炒房、炒股的温州人也赫然在列。言谈之中他们坦言“温州帮”已经携40亿加入竞选。

一名参与竞选的90后告诉深链财经,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很想去问问BM怎么看。

“所有人看到这个事之后都乌拉拉一下子都过来了,但是知道EOS超级节点什么意思吗?先别说对接实体经济、赋能产业发展这种空话,起码先要知道它是干什么的。”

该竞选者甚至感到这个局面里不排除“乌合之众”。

但是,细究EOS白皮书又发现,BM没有限制谁能参选、谁不能参选,人人都能宣布参选,只要你愿意。

对参选的手段制度也缺乏限制,目前的参选者已经有多个团队通过不同的方式给社区的EOS持有者分红、空投糖果,这被认定为“贿选”。BM公开表示过反对贿选,但是EOS竞选制度没有任何强制的限制,私下里贿选拉票不会受到限制。

“也许这从制度设计上,就出了问题。”上述竞选者后来思考,“但任何制度都会有漏洞。我不知道BM清不清楚这个情况,他怎么想的。”

什么人都来参选,如果纯粹是为了利、或者根本不懂的人选上了,那对EOS可能是个灾难。

多位参选者都讨论过现在的局面,一个私下聚会中,人们赞同,EOS主网上线那天,会有无数种可能和风险。

EOS90s(一个活跃在长沙的90后团队竞选者)胡适之不认同上述参选者的观点。

“谁是乌合之众?站在整个国际、政府的层面来说,整个币圈都是一帮‘乌合之众’,政府不认可,圈子自己玩。你看BM是美国人,但是EOS项目注册在开曼群岛,不受任何法律监管。很难说谁是乌合之众,都是乌合之众。”

胡适之对整个前景持乐观态度,“恰恰是这样,所有人都参与进来,也许会有问题,但总的来说对区块链、对EOS生态发展是好的。”

营销狂欢

和李琛一起站上那个专门让竞选者们展示自己的舞台的,还有其他年轻人。实际上,这是火币矿池在宣布加入EOS超级节点竞选之后,以后来者居上的态势为自己争取了一个业内组织者的身份。

当然,与那些曾经在中关村创业大街咖啡馆每天写PPT的创业青年、四处投资ico私募一夜变身富豪的“投资人”、有一些矿机的矿工相比,火币确实是“大佬”,他们愿意站上这样的舞台。

所以,即便火币是所有竞选者中后期加入的,一声令下,“我撘了个show台,你们要不要来这个台子上展示展示,拉拉票?”

“来!必须来!”李琛说。甚至去参加这个show前一天的傍晚,火币突然宣布自己创建了一个测试网,抢先注册的团队,前6名可以获得在网站向全球展示的机会。实际上就是团队LOGO露出,都能让参选的年轻人们急坏,“放下手头的工作赶紧注册,争取这个机会。”

当时在台上演讲的人吩咐团队其他人抢注,网页一下子拥堵,零点几秒的差距,有些团队落后了,失望。

“火币是谁?他们一来,是以给我们展示机会的姿态加入的。”一位竞选者说。

火币那天的show台上只给了10个团队展示机会,李琛抢到了一个。

获得Show的机会的参选者努力拉票。

一位参选者站在台上说,我有8位数的EOS,台下观众立马给出热烈的赞叹。但是PPT打出来,显示“EOS,9999999.00个”。这时演讲者竖起食指说,“对,没错,就差你一个我就是8位数了,所以,投我一票。”

自称拥有EOS最大社群的参选者EOS佳能的负责人楷书站在台上,右手举着话筒,左右摊开,“没错,我就是全球最大持仓社区啊!”台下一片欢呼、赞叹。

如今,EOS超级节点竞选已经被公认为是2018年上半年,继“三点钟”之后又一个让大家既兴奋又焦虑的词语。

但又不得不承认,BM天才般的想法确实也解决了当下比特币、以太坊等网络效率低下的问题。效率和去中心化如何取舍?EOS超级节点是一个折中的选择。

资深互联网人方军称:“第一个用‘超级节点’的这个说法的绝对是营销天才。”

李琛现在觉得,把它炒热,让越来越多的人都参与进来是好事。但是每个参选者都在举办自己的线下活动,营销自己,招揽投资者,出奇的营销、噱头、招数越来越大。

5月中旬,一家参与超级节点竞选的团队举办线下活动,华丽的舞台上,竞选团队给每个来到现场的人发了一个柚子和一个号码,现场匆忙演讲完,开始抽奖送EOS,最多送30个,现场用imtoken钱包扫码兑奖。

该团队的负责人甚至当着台下的媒体说,谁能把我们今天的活动写好,我们送100个EOS,媒体席的人们笑起来了。

事先张扬的围猎

老猫《风雨飘摇之际,我选择做个超级节点》一文可以说开启了国内EOS超级节点竞选狂欢的序幕。

但回顾EOS超级节点竞选在国内发展的始末,还要把时间线再拉长一些,视线应该放到EOS在国内开始被关注的时刻,在这个时间点,李笑来是不应忽视的角色。

2017年7月份,李笑来在国内宣传EOS,称得上是EOS的中国宣传大使。当时 EOS 的价格仅为1美元多。

此时的李笑来已经“比特币首富”光环加身,在币圈有着极强的号召力。凭借个人的影响力和BM的背书,李笑来仅用了5天时间就拿到1.85亿美元融资,这在当时引起轰动。与此同时,EOS 的市值也一度冲到了 50 亿美元。

但有趣的是,两个月后的9月5日,EOS母公司BlockOne发布公告,撇清李笑来与EOS项目的关系,称李笑来与EOS项目无关,并非项目联合创始人、董事或高级人员,也从未授权过李笑来担任EOS的公开发言人。

李笑来和BM两位大佬的加持,以及李笑来与EOS理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反倒让EOS更加瞩目。

在老猫提出超级节点竞选后不久,EOS 的价格就开始反弹。3月18日,EOS 价格为4.3美元左右,之后一路上涨,EOS的价格也屡破新高,最高时达到22美元,短时间内上涨了约5倍。

EOS超级节点竞选甚至成为了币市的一剂强心针,带动了整个大盘的回暖。

按照EOS白皮书中的规则,一开始,平均每个主节点每年能分配到47.6万个EOS,这是每年超过千万元的生意。

伴随着EOS超级节点竞选接近尾声,21个席位花落谁家,竞选者多少心里有数。

竞选成功固然很好,竞选不上也是一次很好的PR、传播声名的机会。毕竟,在4月份,在币圈,没什么比EOS超级节点竞选更能博得媒体和大众眼球的了。

有传统VC就曾征求朋友意见,是不是应该参与一下EOS超级节点竞选,给出的理由是,最近这个很火。

在传统领域投资炒作多年的温州帮,也凭借着EOS超级节点竞选重新回到大众视野,让EOS超级节点竞选推向高潮之余也多了几分地气。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盯着21个超级节点的席位,很多人也无心争夺,在他们眼里,EOS超级节点竞选是一个收割的机会。

很多预测认为,EOS会在主网上线前后,即6月份前后币价会下跌,而在这之前,则是安全的。

不过,现实却更加残酷。

EOS在4月29日创下历史新高,当市场普遍乐观的认为 EOS 会高歌猛进时,却毫无症状的开始跳水——虽然距离EOS主网上线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到了5月16日,仅仅半个月的时间,EOS 价格从最高的22美元降至12美元左右,EOS 价格下跌约45%,很多蜂拥而至的投资者瞬间成为“韭菜”。

猎杀比预期的来的更早。

当 EOS 下跌时,有早期入场者称,对那些30块钱入场的人,他会亏吗!

而不少看到EOS飙升的而重仓买到高点的人,一下就被套在了山顶,至于何时能够解套,是一个未知数。

作者:不详 来源:互联网
官方QQ群:323941956 扫描下方二维码申请贷款
  •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 没有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在线留言 | 招贤纳士 | 投诉建议 | 合作加盟 | 版权所有 |
  • 网贷经典网(www.p2pjd.com) © 2013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来源于互联网,与本站无关 沪ICP备160427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