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股市新闻 >> 内容

“债市一姐”戴娟失联 前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乖乖投案

时间:2019/5/21 14:46:17 点击:179

在继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而主动投案的十天后,又一位正部级高官宣布主动投案。

  5月19日晚11时,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这一消息,对于国内资本市场而言无疑如一巨石投潭引发涟漪阵阵。而此时,距离刘士余卸任中国证监会主席一职履新全国供销合作总社还仅仅不到4个月时间。

  于2016年2月19日临危受命出掌证监会后,来自农业银行的刘士余一反此前从业生涯中给人稳重、缄默的印象,以“妖精论”、“野蛮人”等一系列金句成为历届最受争议的证监会主席。

  在过去几年中,在对国内经济监管越发凸显其举足轻重地位的证监会,内部反腐工作亦不断加码。从早前的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原局长李量落马到发行监管部处长李志玲的无期徒刑;从原证监会副主席姚刚的突然被查到主席助理张育军的“双开”,无不成为加码金融领域反腐的实证,而此次原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的“主动投案”,则是证监会自1992年底成立以来,共计9位证监会主席中,目前唯一一位最终未能平安着陆的正部级高官。

  “更高一级监管层早在4月末就已经开始因关线索转向调查刘士余。”5月19日晚间,一位接近于刘士余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坦言。

  而早在今年劳动节假期期间,有关刘士余被调查的消息就已经在证监会系统内部流传。

  5月13日,是刘士余在此次投案前的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据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官方网站显示,当天,刘士余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

  那么到底是因何案件牵扯到这位原证监会主席,使得其最终选择在5月19日主动投案?

  上述接近于刘士余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早前被称为“债市一姐”的南京银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总经理戴娟失联一案或为刘士余被调查的导火线。

  1)南京银行债市老将戴娟谜案

  2019年2月19日,一则有关南京银行多人因债市案件被查的消息在市场中流传。

  其后,2月20日午间,南京银行方面发布公告称南京银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总经理戴娟、资金运营中心副总经理董文昭及南京银行投资机构鑫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雁三人,因个人原因,不能正常履职。从而侧面应证了上述市场传言。

  据财新报道称,上述三人是于2月15日被南京市纪委带走协助调查,此后便一直处于失联中。

  可以看见的巧合的是,在“戴娟案”案发不到一个月前,在多次辟谣之后,刘士余于2019年1月26日下午3点正式宣布卸任证监会主席,调任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虽然“债市一姐”戴娟案在当时曾一度引发市场多方关注,谁也没有想到,这样一只轻轻煽动的蝴蝶翅膀竟会牵动着与南京远隔千里之地一位正部级高官的命运。

  “戴娟等人与刘士余过从甚密,在戴娟等人被南京市纪委调查后,供出多条违法违规信息,其中部分重要线索指向了刘士余。”上述接近于刘士余的知情人士透露,其后有关部分根据戴娟等人提供的相关线索顺藤摸瓜,开始对刚刚履职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一职的刘士余进行调查。

  在随着“戴娟案”一案进展深入,深知难逃其咎的刘士余最终决定选择“主动投案”。

  “南京市纪委给我们的答复是,(戴娟)三人配合协助调查,是个人行为,涉及的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与南京银行本行业务并无瓜葛,对银行的业务、事务、人也不会造成影响。”早在戴娟等三人被带走调查后,南京银行的内部人士曾对媒体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带走戴娟三人进行调查的并非公案机关,而是南京市纪委。早前有传言称,戴娟三人的涉案或与债市丙内户有关。

  但据叩叩财讯获悉,“戴娟案”的涉事原由实则是涉及到结构化产品的利益输送。既相关人士把结构化产品的次级卖给官员或相关利益人士,造成了利益输送,从而形成贪腐。

  对于戴娟本人,其在债市可谓声名赫赫的元老级认为,近年来更被尊称为“债市一姐”。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我国债市的第一批从业者,戴娟在我国债市中摸爬滚打20余年,其自自上个世纪90年代末就开始参与债市交易。

  1997年刚刚毕业的戴娟加入了刚刚成立仅一年时间的南京银行,并从此一直扎根于此,此后二十多年的时间里,戴娟也从一个银行新人历任南京银行资金运营中心总经理、金融市场部总经理、资产管理部总经理。

  南京银行是首批银行间市场的债券交易者,素有“债券特色银行”之称,作为业内公认的“债券之王”,债券业务曾为该行贡献了不菲收入。

  数据显示,2007年底,南京银行债券资产还只有29.58亿元,至2009年达到43.09亿元,包括同业票据等,其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合计达到188.63亿元,较2007年的61.55亿元则增长了2倍多。此后更是一路高速增长,2010年至2013年,分别达到393.76亿元、408.36亿元、538.46亿元、603.89亿元。

  2013年也是南京银行的债券投资巅峰,当年年底,债券圈开始反腐。从2014年开始,南京银行的债券投资在缩水,至2016年仅为21.90亿元。

  2)江苏人刘士余

  此番被南京银行当地资本事件牵连,在上述接近刘士余的知情人士看来并不意外。

  出生于江苏灌云的刘士余一直以来与来自自己家乡的资本势力有着天然的亲近感。自2016年刘士余出任证监会主席以来几年内,江苏区域资本市场活跃景气度更是不断刷新历史新高。

  仅从资本市场中最为敏感的IPO数量一项来看,江苏省在2016年至2018年三年中,便可谓战绩辉煌。

  据叩叩财讯统计,2016年,江苏省企业IPO上市数量约41家,占全国IPO融资总量的17%;2017年,江苏省IPO企业数则以65家名列广东与浙江之后,位列第三;而到了公认为IPO最难上市的2018年,江苏省更以22家IPO上市企业一举超过资本大省广东与浙江,成为当年IPO上市数量排名第一的省份。

  在2016年至2019年初的刘士余任期内,江苏省金融机构更掀起了集体上市的热潮。

  江苏银行、江阴银行、张家港行、苏州银行、紫金农商行、国联证券、大丰农商行、弘业期货等十余家江苏省内金融机构纷纷在此期间成功上市或正向IPO发起冲击。

  虽然具体有关刘士余涉案的详细细节,还需等监管层的进一步调查,但作为目前唯一一位落马的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从三年前上任证监会主席一职后不久,便被市场一直争议不断,除了不断被人热议的“金句”外,强监管贯穿在他的整个证监会任期中。

  2016年刘士余上任第一年,证监会对183起案件做出行政处罚,罚没款42.83亿元,较前一年增长288%。2017年罚没款金额74.79亿元,翻了近一倍。2018年,行政处罚的数字进一步增加,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310件,罚没款金额106.41亿元。

  虽然在2019年初,刘士余突然解职证监会主席调任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曾让市场颇感惊诧,但相比较起其前任证监会主席肖刚解职后的相关安排,市场也一度解读称刘士余的履新或另有深意——未来农村的市场活力将会极大激发,在这个过程中,金融服务实体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没有资本的介入,是不可能完成规模庞大的经济体循环的,具有资本监管经验的刘士余,将为供销社在金融领域的拓展发挥更大的作用。

  更值得注意的是,按照外界预期,因为年龄关系,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正书记王侠到今年5月份即将退休,届时,刘士余或将全面接管有关工作,然而,这一切,却在5月中旬的最后一天,戛然而止。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网贷经典股票配资2群:333517080 网贷经典股票期货配资官群:261904378 网贷经典股票配资交流群:284865101 网贷经典股票配资3群:323941956 网贷经典股票配资从业群:148776910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在线留言 | 招贤纳士 | 投诉建议 | 合作加盟 | 版权所有 |
  • 网贷经典网(www.p2pjd.com) © 2013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来源于互联网,与本站无关 沪ICP备16042759号